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如何从工地变成博物馆,中

图片 1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袁由敏(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2018年4月7日上午9点,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迎来了“首批观众”,40余家电视台、报纸、杂志、网络媒体记者在来自意大利、德国、中国的多位策展人的带领下深度游览了这座中国首个具有西方现代设计原作系列收藏的博物馆。

  成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以下简称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后,袁由敏迎来了参加工作23年来最忙的一年,“已达巅峰。”在此之前,他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杭州G20峰会会标设计总负责人、中国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教授、九月九号设计(Studio 0909)设计总监,及民艺博物馆开馆整体展览及形象设计负责人。

图片 2

  原来也忙,但心态放松,现在他发现需要解决的事没有尽头。不过他很乐观,“挺好,不然我还瘦不下来。”有时到办公室,他会自嘲:“我是老中医就诊,门诊一个一个地过,不会断。”

历时6年时间的筹建准备,备受国际社会及博物馆界瞩目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开馆仪式及系列展览开幕式于2018年4月7日,中国美术学院90周年校庆日前一天正式召开,中国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胡钟华、中国美术学院统战宣传部部长付巧玲、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世名、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博物馆群总馆长杭间、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袁由敏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开馆展首当其冲。因全部涉及对外合作,展品租借、运输、保险等事所有人都从未遇过,每一步都如盲人摸象般摸索着走。又因语言和文化的差异,常规困难至少被放大3倍,再加上过紧时间及庞大内容,整个过程异常艰难。团队每个人都被迫进入无休止运转的漩涡中,如“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策展人之一高原,会每晚抄送袁由敏10封英文邮件,“保守估算,他这个展览做完没有700-800封邮件是打不下来的。”其他人也都一样,基本上每天都是晚上七、八点钟离开办公室,然后回到家里发邮件。“开馆前,所有人已经把最困难的经验都体验了一遍。”但直到现在,他们还都不敢松气:开馆是个大考验。“4月8日”(开馆日)如同一把利剑悬在头顶,锋芒逼人。

图片 3

  但事情远不止此。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世名介绍了中国美术学院90年发展及校庆活动总体安排。他在发言中表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将通过“艺术创新”推动社会的创新能力,引领美院“梳理来路,认清当下,重新出发”。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外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博物馆群总馆长杭间介绍了博物馆群(民艺馆、设计馆、南山路美术馆)校庆期间展览及公共教育活动。他表示,美院以建设国际一流设计博物馆作为目标,通过馆藏作品,推出具有研究性的近现代设计作品展览,揭示设计与生活、艺术、社会、科技发展等的关系。博物馆将担当着重要的设计展示与教育的作用,而未来也将面全面对公众免费开放,人们不出国门也能看到优秀的国际设计。

  “这是开馆,而非展览开幕,开馆展只是开馆的部分内容,约占所有开馆工作的30%。”年前,袁由敏梳理了24件未办事宜,其中,展览只占5件,而19件是非展览。从工地变成真正的空间,一间博物馆包含的内容复杂多样:灯光、音响、水电、家居、咖啡馆、文创店配套、工地验收、库房招投标及展签编排、主视觉、网站改版等,这70%的工作大众是不可见的。“大家希望开馆时网站顺畅、灯光明亮,咖啡厅有咖啡喝,文创店有产品卖,展览有展览看,报告厅有讲座,大厅里有表演,所有的安保、服务都井井有条,而这一切主要是在半年内做起来(主体工作从2017年8月开始启动)。”

图片 7

  从占地6300平方米的三角形工地变身总建筑面积1.68万平方米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袁由敏从设计师、专职教师变身一馆之长,半年时间里带领众人克服诸多可想象与不可想象的困难,在事件、人员、关系、空间、建筑、展览、物资等多领域多层级多维度的多个世界里翻滚腾挪,有时是咬牙坚持,有时需忍痛放弃,适时发挥国人的处世经验,但需坚守的国际标准和品质保证也绝不含糊。如“馆内策展空间高7米,我一开始就画了条3米高的线,要求所有呈现降到3米以下,以保持空间原来的感受,这是设计师对设计师的理解,也保证了设计品与人,空间尺度的关系。”但反过来,博物馆毕竟是一个公共空间,观众不能只纯粹体验空间。加上中国特殊国情“人多”,袁由敏一直思虑如何让这个空间留给真正看展的人而不是变成一个城市广场。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袁由敏则详细介绍了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设计建造情况及开馆各项展览及教育活动。他表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从设计到展品到展览都带着深深的西方的烙印,它将带大众换个全新的视角看时代的变迁。

  想起这一路,他有时感觉挺像经历了一场“西游”:有的妖怪能打,有的打不了,有的举棒要打的时候来了一个保护神领走了。身为队长的他不仅负责布局、管理、分布人手等,有时还会亲自上阵。“虽然形形色色的事情不会伤害到性命,但每次都能让心跳瞬间停下。”

图片 8

  只不过,打着打着,有人走了,有人升级了。

作为中国首个具有西方现代设计原作系统收藏的设计博物馆,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建成与开馆,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可只要这件事做成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据悉,博物馆的筹备可以追溯到2011年,在杭州市人民政府的支持下,“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系列收藏”从德国落户中国美术学院,成为当年轰动中国文化界的大事件,2012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并支持建设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以支持中国美术学院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并推进浙江省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而不久前,杭州市政府授牌中国美术学院成立的“包豪斯研究院”,将其部分优秀代表作品整理研究,在象山校区16号楼设立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临时馆开始对外展出。随着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新馆的正式建成,它将成为一个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纯学术的研究、出版和人才培养机构。

图片 9

据悉,此次开馆展以“生活世界”、“迁徙的包豪斯”、“馆藏马西莫·奥斯蒂男装展”、“西扎建筑设计展”为核心展览,为观众梳理呈现了百年来西方世界的设计发展历史。

图片 10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内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开馆展览及开幕系列活动——

  作为中国首座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博物馆,坐落于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由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设计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新馆被业界和大众寄于厚望。它的建成及运作,打开的心态和溯源归真的责任感,及集结全球优势资源的雄厚背景,伴随中国国力在国际范围的整体上扬,必将给中国公众再次接近设计真相的良机。

1、生活世界--馆藏西方现代设计展

  正式开馆前,执行馆长袁由敏通过雅昌艺术网独家透露了诸多细节,如开馆展、公教活动等。在他的娓娓叙述中,一座博物馆的“开馆”慢慢变得丰满,成为一段拥有真实血泪和真诚欢愉的难得过程。

The Life World: Collection of Western Modern Design (Permanent Exhibition)

  Q&A

作为长期陈列,展品主要来自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系列收藏”,展览选取了自19世纪中叶以来的一批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作品,展现了150年的西方现代设计历史。展览由三个板块——“椅子中的椅子”“现代设计的先驱”和“景观社会:从制造到消费”组成,从设计品、设计师和设计与社会三个视角展开,为观众提供了理解现代设计的途径。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西扎?

图片 11生活世界 馆藏现代设计展 第三板块 景观社会:从制造到设计. - 百利金钢笔

  袁由敏:西扎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是1992年普利兹克奖的获奖者,他的女婿也是普利兹克奖获奖者。他本人是阿拉伯和以色列的混血后裔,精于计算,但画画得极好,有很多方面的素养,不同于常人。

2、颠覆与重塑:馆藏马西莫·奥斯蒂男装展

  我很喜欢他这个馆红色外立面的处理方式,每块石头都是自然的,没有磨切,所以表面凹凸不平,最多甚至有4公分的厚薄差,这不符合常规施工要求,但这个自然表面和人生何其像?人生脚下每寸土地都不平整,需要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

Subversion & Reshaping: Collection of Massimo Osti Menswear (Permanent Exhibition)

  雅昌艺术网:很多人对这个博物馆赋予厚望,因为它的起点、规模甚至整个构局都超越继有,这种情况下,它承担了更大的社会共鸣。

马西莫·奥斯蒂出生在意大利博洛尼亚,早期是一位平面设计师,20世纪70年代进入服装设计领域,成为面料工程师和时尚设计师。他是第一批对军装发生兴趣并研究这些服装功能性特征的设计师之一。他整理归类不同的版型、口袋、扣件等配件,并研究服装磨损的外观所带来的复古效果。他把从军装、工装和运动服得到的创新理念和设计思想融入到设计当中,同时还发明了面向未来的全新技术,革新了服装领域的工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展览基于马西莫在功能、材料、科技等方面设计理念,阐述他的设计与处事哲学——功能、创新、工业感、未来、实验、冒险。

  袁由敏:这个博物馆的外形是个三角形,有三条边,其中两条都对着外放公路,且位于即将建成的杭州地铁6号线入口,这可能是一个隐喻:对社会公众的大力度辐射。举个例子:你从上海坐火车到杭州东站,直接坐地铁,出来就是这个博物馆的入口。

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展现了马西莫一生重要的发明和具有创新性的服装,同时辅以特殊创新面料、手稿和草图、历史性文献及影像:

  作为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博物馆,这个馆的功能从收藏到展览、研究、出版、文献中心、公教等都具备,而且这一年来我们在全球积极搭建人脉平台,约签了八九家合作博物馆,如德国包豪斯、柏林德意志制造同盟、德国博朗私人博物馆、葡萄牙塞拉夫斯博物馆等。当然还在拓展,这是我们应该具有的视野。

第一部分:形式与功能,展示20世纪60至90年代马西莫所处的社会环境与他设计的具有实用性的服装;

  现在,整个社会对设计这个行业不是很了解,或者说,对这种生活方式不是很了解,所以博物馆和学校应该承担不同的教育功能,既要做学术性探讨,也要有普及性教育。我们最想做的就是告诉普通大众:设计和绘画、当代艺术不一样,它的切入点是大众生活。为什么我们很多展览都跨百年?因为只有纵向看百年变迁才能理解生活转换的实情。但生活是变化的,所以博物馆就是大众和专业人员间的沟通桥梁、跨越时间线的桥梁,以及各专业之间的沟通桥梁。设计是非常理性的呈现或梳理,是要搞清楚它对今天的生活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现代厨房从哪个地方开始?黑胶唱碟为什么消失…是让公众了解日常生活里的改变来自哪里。

第二部分:织物创新,展示马西莫发明的新技术所带来的革新面料与成衣;

  此外,博物馆也是通向未来的桥梁。有些主题我们做过研究,如德国科学家把鸟的骨骼切片放大后看到了不一样的气孔,按照这个生物状态设计仿生空心砖造房子,整个建筑重量轻了2/3,意味着同样的材料可以提升3倍高度。所以,你要是想了解一件事,不能仅了解现在,而且要知道未来。

第三部分:军风系列,展示马西莫从军装获得的灵感并设计的特殊款式服装,体现马西莫独特的视角与贡献。

图片 12

图片 13颠覆与重塑:馆藏马西莫-奥斯蒂男装展现场

图片 14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外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3、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展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如何从工地变成博物馆,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