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没人走过的路狂奔,吴兴国戏说人生

吴兴国:朝没人走过的路狂奔

时间:2015年12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李博

台湾当代传奇剧场经典京剧《李尔在此》将登大陆舞台——

吴兴国:朝没人走过的路狂奔

图片 1

京剧《李尔在此》海报

  12月22日、23日,台湾当代传奇剧场的载誉之作《李尔在此》将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连演两场。这出曾经在36个国家演出并于2011年被选为爱丁堡艺术节开幕大戏的京剧,倾注了当代传奇剧场创立者吴兴国的全部心血。身兼编剧、导演、主演三职的他表示,自己希望让更多的大陆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看到这部作品。

  1986年,吴兴国创立当代传奇剧场。与同时代那些希望改良京剧的同行们不同,吴兴国认为创新才是京剧这门古老艺术焕发新生的唯一出路。“京剧就像是古代皇宫里的青花瓷。即便现代人拥有再发达的科技,可以按照古代的图纸并用同样质地的陶土锻造出最精美的瓷器,却做不出古董青花瓷的文化底蕴。”吴兴国坦言,只有创新,才能继承传统,“用唱念做打的形式和规则将现代年轻人对中华文化的认知整合在一起,并将创作者自己的人生体悟融入其中,才是有分量的当代京剧创作。”

  创团的处女作《欲望城国》排演了整整3年。一个刚成立的私营剧团,经济与人才都面临着重重困难。吴兴国一通通电话打给年轻演员,告诉他们:“排这出戏没有钱,但这会是京剧最后的命运。如果我们成功,那么传统京剧就是活着的艺术;如果不成功,我们就此改行算了。”一些台湾京剧界的老前辈得知《欲望城国》改编自莎士比亚名剧《麦克白》,甚至说“吴兴国是京剧的叛徒”。但吴兴国并没有怨恨这一切批评,在他眼中,日渐边缘的京剧是最需要保护的。于是,他毅然带着一群对京剧舞台满怀憧憬的年轻人,朝着一个没有人走过的方向一路狂奔。

  《欲望城国》石破天惊的演出完毕,舆论开始一边倒地力挺吴兴国。在激动地跟演员们抱头痛哭一场之后,吴兴国开始了京剧创新的漫漫征程。1998年,吴兴国将莎士比亚的另一出名剧《李尔王》改编成京剧《李尔在此》,他集合京剧、昆曲、台湾少数民族乐舞等舞台手段,一人分别饰演包括李尔王、弄人、忠臣肯特、大女儿丽娥、二女儿丽甘、三女儿丽雅、瞎子葛罗斯特、私生子爱德蒙、疯汉爱德佳及吴兴国自己在内的多个角色。这部剧首演后大获赞誉,成为当代传奇剧场的代表作之一。丹麦剧场人类学大师尤金尼巴巴更是对吴兴国说:“你拯救了莎士比亚和京剧”。

  如今,吴兴国要带着京剧“回家”。在他看来,大陆才是京剧的根源和母体。未来3年,当代传奇剧场将与聚橙网合作,将剧场的经典之作系统呈现给大陆观众。在3年60场的巡演中,吴兴国不仅会搬演以往的经典剧目,为庆祝当代传奇剧场成立30周年创排的新戏《仲夏夜之梦》也有望于2016年登陆大陆剧场。

  吴兴国希望这一系列作品能够打动更多的大陆年轻人。“传统艺术缺的不是创作者,而是观众。”吴兴国极其推崇白先勇先生,认为他勤勤恳恳推广昆曲的历程,鼓舞着无数的戏曲创作者,也锻造着传统艺术的生命力。“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时代和节奏。年轻人的理想,还是让他们自己做决定吧,因为时代不是由走过去的人决定的。如果当年学戏时我的老师每天告诉我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我会反驳他,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在想什么。”吴兴国说,“所以,你永远无法强迫年轻人接受京剧,而只能通过不断的创新让京剧活下去,并在此基础上让年轻人发自内心地爱上京剧。”

图片 2

  当代传奇剧场的载誉之作《李尔在此》将于12月底在北上深上演,而这出独角戏在20城36国有着世界公演荣光,更是在2011年作为爱丁堡艺术节开幕大戏大放异彩。这是当代传奇剧场携手“中国第一民营演艺公司”聚橙网后的首批演出,呈现的是享誉世界的《李尔在此》。而这出戏唯一的主角吴兴国老师在2015年上海国际艺术节亮相后迅速得引起戏剧圈瞩目,成为又一个可以在国内系统欣赏到的表演艺术大师。

  忆剧校往昔 棍棒下的意志历练

  “我们每天是在棍棒下醒来的”,吴兴国老师回忆起小时候在剧校的棍棒经历时如此描述。“连坐”是剧校里的规矩,就是“一人犯错,全团受罚”,而且受罚也是有规矩的。吴兴国老师回忆到小时候排戏的时候,一次4个跑龙套小演员,因为有一个在睡觉只有3个人上场了,于是要4个人受罚。而且受罚人要躺在藤条椅子上,头脚如何摆放都是非常讲究。如果没有放对,上来就是当头一棒。但随着吴兴国成长,他懂得了棍棒后的意义,“这是老师希望“好的带坏的”、“聪明的教不聪明的”。

  但剧校的生活经历让吴兴国老师得到了他日后创作中最宝贵的毅力、耐力和耐性。“没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也没有一件事情是随手粘来的,必须要下苦功夫”。吴兴国开始意识到功夫是时间观,于是开始半夜起来练功。其中有一个全剧校小朋友最害怕的“花脸老师”,在一次演出后照旧对所有小朋友发火。但他走到吴兴国旁边,说了一句“爷们,不错,加油!”吴兴国在棍棒下,迅速成了剧校的“角儿”,也埋下了传奇剧场最早的伏笔。  

图片 3

《李尔在此》剧照

  云门经历颠覆传统 26岁面临人生分岔路口

  “跳舞还是京剧”,26岁的吴兴国老师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从充满程式规矩的京剧学习,吴老师表示,云门舞者的经历重塑了他的艺术观念。吴兴国老师讲述了他在去云门舞集后排演的趣事:在云门排练,林怀民要穿着紧身衣的我冲上去抱住女生大腿表示爱慕。“可是我每次冲到前面就停住了”,这是和穿着灯笼裤的传统戏曲完全不同的理念。在云门的三年,开启了吴兴国现代探索表达的源头。

   但这个时候,传统开始向他呼唤。“你以为跳舞可以跳几年?舞蹈是西方过来的,你没有想一想?你从小学的是武生,传统戏剧真正的精华都在老生里面,从前都是老生在带团,武生就凭一把力气,舞蹈不是也这样吗……”台湾一代京剧宗师周正荣的一番话,又把这个京剧出身的年轻人,拉回到了京剧的舞台。但这仅仅是吴兴国另一段艺术生涯的铺垫,这一年离当代传奇剧场创团还有7年。

图片 4

《李尔在此》剧照

  创新只为证明京剧是活艺术 “京剧叛徒”走到剧场大师

  说起创团的经历,30年一路走过来的孤独行者吴兴国老师显得尤为激动。最早在台湾做京剧创新的还有一些别的剧团,他们希望做的是京剧改良。但在吴老师看来,“京剧不能改良“。就像看宋代的陶器,或者皇宫里的一个青花瓷。即使我们现在有更发达的科技,声称可以做出更好的瓷器。但做得再好,即使用原来的土,原来的图照做,也做不出原有的文化底蕴。创新才是继承传统的出路,像京剧,用唱念做打的形式和规则把现代年轻人对中华文化的认知整合在一起,把自己的人生体悟和学习融合其中,才是有分量的创作。

  创团的作品《欲望城国》排演了三年,一个刚成立的私营剧团,经济与人才都面临着重重困难。一通通电话打给年轻演员,告诉他们,“排戏没有钱,但这会是京剧最后的命运。如果我们成功,那传统京剧是活的艺术;如果不成功,我们就此改行了。”当他们老前辈得知我要做莎士比亚戏剧,联合早报甚至出了评论称“吴兴国是京剧的叛徒“。还没有开演,就给这一尝试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京剧出身的吴兴国,并没有怨恨发生的这一切。在他的理解中,没落的京剧是需要保护的,一群对京舞台有着热爱年轻人朝着一个没有人走过的方向开始一路狂奔。“第一场演完后,我们这一群年轻人开始抱在一起痛哭。”,吴兴国老师每每讲到创团,30年过去了仍会哽咽。当代传奇剧场与吴兴国最终成功了,正如丹麦剧场人类学大师尤金尼巴巴所说,“你拯救了莎士比亚和京剧”。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戏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朝没人走过的路狂奔,吴兴国戏说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