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台湾站将于10月启幕,一部戏的

  3年来,广艺基金会完成了大陆和台湾二十几部戏的交流演出,但他们觉得仅这样并不够。“光靠演出本身交流的东西并不多,我看你的作品,跟我的不一样,也许有一些启发甚至批评,但真的不会影响我的生活状态、工作或思维的方式,就是多看了一部不一样的戏而已。所以我们想做得比较深入一点。”徐昭宇说,这是这几年来他们逐渐想清楚的一点。

广艺基金会副执行长徐昭宇说,能够入选艺术节的戏应是原创作品,同时也是被市场检验过的比较成熟的戏剧。

  世纪华鹏此次是作为《台北上午零时》的版权引进方和制作方,即用版权引进的方式达成了和台湾绿光剧团的这次合作。这样的方式适合不同地域间的戏剧合作,这几年多见之于国内引进的国外音乐剧。

据徐昭宇介绍,艺术节北京站的展演已于9月初开幕,展演作品包括两岸暨港澳导演共创、由创作社剧团发起制作的《四情旅店》,狂想剧团的《解》,盗火剧团的《美丽小巴黎》和莎妹剧团的《Zodiac》。

  大陆观众用他们的行动,表达了对这部戏的期待。1月22日至25日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演出的4场,和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的4场,在开演前票基本都卖光了。虽然如此,汪鹏飞告诉记者,300万元的前期制作和演出成本,靠这8场是不能回收的,“不能只看票房,只算票房有可能回本,但因为要刨去跟版权方和剧场的分成,刨来刨去就不剩多少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接受记者采访的前几天,徐昭宇参加了一个在北京举办的演艺产业投融资大会,看到了想投资和想融资的双方,也看到了演出运营公司和票务公司,找融资的剧目中,有旅游驻场演出,也有粉丝话剧。这一切都让他很新奇,他告诉记者:“这些在台湾是完全看不到的,那里没有这样的市场性格。这里大家都在寻求各种生存的方式,看起来很有生命力。”

《你好,疯子》制作方哲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监傅若岩在记者会上说:“两岸小剧场艺术节给两岸的艺术工作者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让他们相互认识,共同寻找未来的合作空间。”

  此次在北京和上海的8场演出结束后,《台北上午零时》目前已确定于8月在上海加演。很多外地的演出方也表示了对这部戏的兴趣,汪鹏飞期待它能在全国巡演个5年。世纪华鹏和台湾绿光剧团也将开展长期的剧目合作,取名《这些人 那些事》系列,用吴念真的话说,这是个很偷懒的名字,因为所有的故事都适合往里面放。合作模式也会更新,汪鹏飞介绍,比如《人间条件》系列第7部这样的新戏,世纪华鹏从前期就开始参与,以实现闽南语版和大陆版能够同时制作。

据了解,两岸小剧场艺术节起源于2012年,每年邀请两岸不同风格的小剧场作品分别至北京、台北及高雄三个城市演出。近5年来,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从北京带了21部戏到台湾演出,同时也有17部台湾剧目在北京上演。

  “你小子怎么就把对了吴导的脉?”

据了解,其余3部大陆剧目是陈思安导演的诗歌剧《随黄公望游富春山》、庄一编导的悬疑剧《山居》和赵淼受失踪老人启发编导的形体剧《吾爱至斯》。

  剧组来北京前汪鹏飞到台湾看联排时,“又看哭了”。也是这次看完后,他不担心大陆观众对这个讲述台湾本土故事的戏的接受度了。“在故事和情感上一定是有共鸣的。这个戏很适合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有很多外来人口,大家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另一面。”

主办方在20日于台北举行的记者会上介绍说,在大陆累积了一定口碑的喜剧《你好,疯子》将担纲台湾站的开幕之作,该剧从幽默的角度思辩“谁才是疯子?”这一命题。

  李宗熹这些作品的出品方,是哲腾(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早在2009年,哲腾文化就邀请他执导了舞台剧《我的祖宗十八代》。去年,哲腾文化还邀请到台湾大开剧团的导演李明泽,将作家“自由激光”的畅销小说《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改编为舞台剧《分手旅行》,并在北京上海等地上演。

徐昭宇说,为促进两岸戏剧领域的沟通和交流,今年的艺术节除了安排来台演出的导演和制作人赴学校讲座之外,还在北京举办了两岸剧场制作人工作坊和两岸原创剧本演读活动。

  他此前在台湾创立的戏剧表演团体,目前工作暂时停止了。“我比较想当一个自由的创作者,以前花了太多时间在做剧团的经营、团队的管理,但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做这些事情,应该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创作上。我最近的创作量很大,就是因为不做其他事,只创作。”

广艺基金会执行长杨忠衡说,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使大家聚在一起交友、交心,要坚持做下去。

  虽然故事各有不同,但关注普通人的亲情、友情和爱情,讲述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和爱,是李宗熹话剧作品的一贯主题。去年由他编剧执导的另外一部话剧《又见老爸》,就是讲了一个台湾家庭令人动容的亲情。“这跟一个人缺乏的东西有关,我从小一个人住,缺乏这样子的温暖,所以对这一块儿会比其他人更敏感。”他对记者说,“有人说创作是一种治疗,也许我是通过这样的创作在自我治疗。以前我比较忧郁,比较不快乐,但现在越来越快乐。”

新华社台北9月20日电由台湾广艺基金会和高雄市文化局联合主办的2016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台湾站活动将于10月14日在台北开幕。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将有4部大陆剧目在台北、高雄两地进行展演。

  300万元的成本,要靠全国巡演回收

  他原本把剧名叫做《代子寻偶》,后来写企划的人把名字写错了,写成了《求偶》,他一看,觉得这两个字更有意思,就将错就错。在剧中,他塑造了一个从安徽到上海寻找爱情的女孩,20多岁,语速很快,很多台词不带标点符号,性格单纯善良,甚至有点儿二。她穿着连衣裙、背着双肩包,逢人便说,要找到一个男孩一起回老家,过她父母那样的幸福生活。但迎面撞上的是上海这个大都市的繁华和冰冷,真爱在物质条件和门当户对面前不堪一击。但李宗熹最后还是给了一个温暖的结尾。

徐昭宇的“私心”:让台湾年轻人进入大陆的戏剧市场

“我喜欢跟北京的人一起工作”——一个台湾戏剧导演眼中的大陆

图片 1

  徐昭宇坦称,这样做其实是有“私心”的,“在为台湾的表演团队着想”。“台湾市场虽然成熟健康,但是太小,他们能量很大,在台湾发挥不了,需要有一个更大的市场,所以必须走出去,尤其是戏剧,最快的就是走到大陆来,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市场。”他说,“但是这个市场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怎么接轨是个问题,光靠我们没有用,基金会只是一个平台。”

  今年广艺基金会还计划在北京开展另外一个“演读计划”。分别由大陆和台湾的6个剧团参加,不仅是朗读剧本,而且有演员走位,做成一个半成品,邀请投资人、剧场管理者、艺术节组织者等有关人士来看,以期有后续的合作。在徐昭宇看来,这会是一种花钱不多但效果不错的剧目推广方式。

舞台剧《又见老爸》剧照 张睿 摄  

  由于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整个剧组的排练都在台湾进行,在1月22日该剧在国家大剧院开启大陆首演的前几天,汪鹏飞又飞了一趟台湾,看了最后的联排。“其实这次我也可以不用去的,但还是有点不放心,也很想早点看一下,改成普通话版后整部剧会是什么样的状态。”他对记者说。这个“85后”男孩,是北京世纪华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作为一个民营戏剧机构的年轻制作人,他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促成了吴念真编剧执导的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在大陆的上演,这也是吴念真的戏首次来大陆。

  现在李宗熹基本在北京常住,有很多人找他做戏,他也交了大陆的女朋友,觉得重心应该放在这边了。他在北京很高产,2014年期间他编剧导演的几部作品先后上演:《又见老爸》《男人帮》和《求偶》。其中《求偶》的创作速度很快,《男人帮》演完后两三个月,他就完成了剧本创作和舞台呈现。

  从2008年起,哲腾文化开始做台湾舞台剧的大陆版,那年做的戏叫《收信快乐》。哲腾文化总经理傅若岩对记者说,这些年来,两岸戏剧的合作逐渐深入,“最早是交流,台湾的戏过来,我们的戏过去,到后来,我们做台湾戏剧版权在大陆的落地,现在我们跟台湾的创作者一起去研发、创作剧目,让它们既能在台湾演,也能在大陆演”。比如《分手旅行》《求偶》就属于双方一起研发的“共制剧”。

  所以除了交流演出,广艺基金会自去年起推出了“驻地艺术家计划”,为台湾的艺术家们提供来大陆生活的机会,一年有6个人左右,分批次来,每个人在北京呆一个月,生活、看戏、做工作坊,基金会负责他们的机票、住宿和生活费。

  3年前,李宗熹从上海的人民广场经过,看到很多老人聚集在那里,面前摆着牌子,写着自己儿女的信息,帮他们寻找伴侣。身为台湾人的李宗熹很好奇,因为这样的现象在台湾是没有的。“我就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些父母愿意经受日晒雨淋坚持在广场上?这背后的动机一定是有趣和动人的。”在日前由他编剧执导的舞台剧《求偶》在北京朝阳九剧场开演前,在剧场大厅,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因为堵车,他比预计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到达。“我不喜欢北京的交通状况,但喜欢跟北京的人一起工作,他们对艺术蛮热情,人才也很多。”他对记者说。

  这并不是《求偶》的全部,伴随着女主人公的追求真爱之旅,李宗熹用大量笔墨写了几个上海家庭父母和孩子之间,因为价值观和生活态度的差异,一直存在的矛盾冲突,并让他们最终达成和解。在他看来,两代之间如何找到一个共生之道,是当下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剧场就像一面镜子,观众好像能从中看到自己。我也想通过这个戏告诉那些儿女们,你的父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让父母们知道,儿女们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编者按:当我们的戏剧制作机构总是有意无意把目光投向台湾时,台湾戏剧界也看到了大陆这个更大的市场空间。这其中有对彼此的好奇,想要进一步加强认识了解的热情,以及更多的合作的可能性。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台湾创作者的作品在大陆上演,特别是今年1月,由吴念真编导的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首次来到大陆演出。在这些轮番登场的戏剧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不同身份和职务的两岸戏剧工作者,如何促成了这样的交流合作?

  台湾广艺基金会的职能之一,就是推广两岸表演艺术之间的交流。2012年,广艺基金会在台北的华山文创园区租了一个空的厂房,计划办一些活动,在活动内容还没确定时,徐昭宇正巧认识了当时去台湾访问的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艺术总监邵泽辉,就请他推荐几部小剧场戏剧去演。邵泽辉随后就推荐了青戏节的参演剧目《斗地主》《黄粱一梦》《在变老之前远去》到台北演出。“台北观众反响很不错,我们也是那时候才发现,这是30年来大陆的小剧场戏剧第一次到台湾做售票演出。”徐昭宇向记者回忆。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戏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台湾站将于10月启幕,一部戏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