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杰耶夫,叶甫盖尼

图片 1

中俄顶尖剧院首度联手制作俄语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

捷杰耶夫喜欢徒手指挥,用手指的颤抖动作诠释音乐的细部 肖 一 摄

听“老柴”,看普希金

  随着中俄联合制作的柴科夫斯基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于3月14日拉开2014国家大剧院歌剧节大幕,大剧院制作歌剧电影《图兰朵》于3月16日在京首映,并将于4月16日登陆全国院线。在指挥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进行密集联排、彩排和演出之余,2014年索契冬奥会旗手、指挥大师捷杰耶夫也出席了《图兰朵》的首映礼。这位被中国观众亲切地称为“姐夫”的马林斯基剧院艺术总监,坚持津津有味地观看了大半场的电影,赞叹中国是歌剧发展最快的国家,并笑称:“我自己也有两个姐姐,所以我也有姐夫。”

图片 2

  中国观众对捷杰耶夫并不陌生,2007年国家大剧院开幕之际他就曾携《伊戈尔王》作为开幕歌剧演出,此后又多次携伦敦交响乐团等世界名团来华。这位出身音乐世家、获得圣彼得堡指挥学派真传的指挥家,其指挥风格雄壮有力,而且喜欢徒手指挥,用手指的颤抖动作诠释音乐的细部。忙是捷杰耶夫的主旋律,早知采访机会难得的媒体记者早早就架好了“长枪短炮”,当然也不去计较某人磨场看电影久久不出来的“罪过”,拿下采访最重要。

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照

  记者: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首演时您提到希望邀请中国国家大剧院的演员到马林斯基剧院演出,这是一个设想还是已经有实质性的计划了?

  老柴的音乐一如既往地大开大合,旋律感强得让人感觉像在大河之上漂荡。虽然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并不像普契尼、威尔第的作品那样让中国观众那么熟悉,而且此次也是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与国家大剧院联合制作的首部俄语歌剧,但凭着对普希金、柴科夫斯基乃至整个俄罗斯民族艺术经典的永恒记忆,观众很快就找到了久违的感觉。

  捷杰耶夫:马林斯基剧院2015年到2017年的演出季有这样的计划,包括此次演出的这些演员,可能会邀请他们去演出。这一次他们已经对这部歌剧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因此在下一个或者再下一个演出季,他们可以去马林斯基剧院,并可能会组成一个混合的阵容。

  3月14日至17日,柴科夫斯基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上演,同时也拉开了2014年国家大剧院歌剧节的大幕。从3月到7月,威尔第歌剧《游吟诗人》《茶花女》《纳布科》《阿蒂拉》,普契尼歌剧《图兰朵》等剧目以及《安魂曲》等多部歌剧音乐将再度呈现世界歌剧经典。

  记者:除了《叶甫盖尼·奥涅金》,有没有更多的计划?

  俄语歌剧秀魅力

  捷杰耶夫:我们对于当代中国作曲家很感兴趣,我们可能会有委约(中国作曲家)的新作品、新歌剧,我们已经上演过盛宗亮的作品,将来可能会有进一步合作。我觉得,以委约的形式,不久之后就会有很多新作品出来,我会关注这些作品。我每年都来中国一两次,我们的交流也不那么困难。至于跟国家大剧院的合作,未来几部歌剧也在讨论当中。

  难度也是看点

  记者:谈谈这次在北京演出《叶甫盖尼·奥涅金》的印象?

  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马林斯基剧院是有着200多年悠久历史的世界顶级歌剧院,早在7年前,马林斯基剧院便以鲍罗丁的史诗歌剧《伊戈尔王》为国家大剧院开幕,给首都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此次,国家大剧院与马林斯基剧院联合制作的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不仅是大剧院制作的第28部歌剧,也是国家大剧院制作的第一部俄语歌剧,同时还是马林斯基剧院第一次与来自亚洲的剧院联合制作歌剧。当然,观众的期待还来自于对普希金同名诗体小说的热爱,那个冷漠忧郁、渴望生活有所变化又无力改变的奥涅金形象,几乎成了打开19世纪俄罗斯社会变革那道波澜壮阔图景的钥匙,至今仍意味隽永。

  捷杰耶夫:这部歌剧在圣彼得堡刚刚上演过,这一次我们带了7个俄罗斯演员过来。对他们来说,全新的元素是和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唱团以及中国组主演的合作。国家大剧院合唱团还很年轻,是非常新鲜的血液。这部剧对管弦乐团的音质要求非常高,合作的每一场他们都有进步,甚至在后面的指挥上我还会有一些即兴想法。而且,歌剧的制作非常好。

  本剧导演阿列克谢·斯捷潘纽克是俄罗斯著名歌剧导演,他一开始就扬言在尊重经典的同时要赋予这部歌剧年轻的气息,象征着热情的彩色苹果铺满舞台,确实也印证了这一点。《叶甫盖尼·奥涅金》的故事太庞大,无论是导演还是指挥,要完成的相当一部分工作,其实是协调柴科夫斯基的音乐与普希金塑造人物形象的创造激情。贵族青年特有的冷冽多思与游手好闲混合在奥涅金的身上,构成了这部歌剧独有的俄罗斯气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舞台呈现的难度,同时也成为剧目的重要看点。为了练好俄语,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团员更是加班加点,力求完美呈现。

  记者:这次《叶甫盖尼·奥涅金》从联排到演出,几乎一天两场的密度,对于指挥来说是相当辛苦的,您在马林斯基剧院有这样密度的工作吗?

  首演当晚,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座无虚席,观众用热烈的掌声表达内心的激动。“对于俄罗斯观众来说,由普希金创作的《奥涅金》就像是我们的面包和黄油,是俄罗斯人民的精神食粮。”今年索契冬奥会旗手、指挥家捷杰耶夫对此次演出的效果十分满意,认为“演员们对角色的诠释十分丰满,他们就是我心目中的奥涅金、塔吉雅娜和连斯基”。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戏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捷杰耶夫,叶甫盖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