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哄堂大笑,多媒体时代

  观众面对舞台上的《雷雨》笑声阵阵,演员杨立新连发微博表示不满。

图片 1

  “原以为会打动今天的学子们,却换来笑声阵阵”,原因何在?杨立新说《雷雨》文学上的精致、人物关系的复杂是“中国戏剧经典的开山之作”,演出得以经久不衰……这只能说明曹禺写的《雷雨》剧本好。而那一晚观众在首都剧场里,并非在阅读曹禺的剧本,而是在看那出戏。观众不是在嘲笑曹禺先生的剧本,而是在笑那出戏。所以观众发笑,可能观众有问题,还可能是戏出了问题。

中国话剧史上 “悲到让人无从流泪无从释然”的悲剧《雷雨》,向来被视为中国戏剧的经典之作,也是北京人艺的一道金字招牌。对于曹禺先生的剧本加上人艺演员的表演功力,向来少有挑剔之声。然而,最近北京人艺在面向大中学生进行该剧的“公益场”演出时,却引起学生们的“哄堂大笑贯穿全剧”。

  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1989年人艺复排版《雷雨》,高东平演周冲,一句“爸爸,这是不公平的!”引发观众一片哗然,也是之前没有过的。观众有说演员演得不好:周冲本是单纯的,演员却把他演得傻愣傻愣,于是观众笑了;但也知道不能全怪演员,因为周冲这个人的个性本来就比较难拿捏,年龄又小——在戏剧舞台上很难找到17岁年龄相仿的演员,只能用大人演小孩,所以化妆再像,演出来也难免有“装傻”之相。这样看,观众的反应是诚实的——观众笑,不代表对演员、对戏的不尊重。

“公益场”变成“爆笑场”,让饰演“周朴园”的杨立新——这位一向温和儒雅的人艺老演员也发火了。当晚谢幕后,他在后台对该剧导演顾威表示“这戏没法演了”。第二天在微博上连发5篇微博,讲述了当天演出的现场状况,字里行间充满着愤怒与失望。

  杨立新在微博中说观众是“随着剧情和人物关系的暴露”发笑的。为什么这些情节不让以前的观众发笑?为什么现在的人、特别是当晚的公益场学生就笑得那么猛?这要回到《雷雨》的情节和《雷雨》本身。

“原以为这样一个发生在上世纪20年代的惨烈的悲剧,会打动这些生活在幸福中的今天的学子们。令人惊诧的是随着台上剧情的发展,人物关系渐渐暴露,舞台下爆发出阵阵欢快的笑声。台上进入了角色的演员们非常的不适应,努力调整表演的幅度仍然有很多台词被笑声淹没。”

  《雷雨》这部戏描述了大家庭两代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乱伦和巧合让结局走向悲剧;而这悲剧又遵循着“三一律”,人物、台词无不环环相扣,用娴熟的戏剧技巧编织在一起。中国戏剧出现这样一部作品,在当时可谓难得——《雷雨》凭借着故事的工整、文学的精妙成为了中国戏剧经典的开山之作,也标志着中国现代戏剧的成熟。但是这样一部凭借戏剧完成度之高成为经典的“成熟之作”,到现在,是否还代表着戏剧乃至“剧情”的“最高水平”呢?《雷雨》之中的戏剧手法,已经被大多数编剧借鉴、发展和应用到新的戏剧乃至影视作品的创作中,并被观众广为接受。而上世纪50年代夏淳排《雷雨》,是严格按照现实主义的导演风格,没有对曹禺的剧本进行一分一毫的修改与再创作(排除个别复排版本删去开幕和尾声的情形);演员排演过程中进行的人物小传等创作,也是紧紧围绕曹禺的剧本剧情。因此,这一版《雷雨》的戏是一部独以剧情取胜的作品。

“繁漪和大少爷周萍的乱伦关系;四凤怀了大少爷的孩子3个月了;周冲跑到四凤家里表示爱慕……乃至于周朴园向周萍明确指出:‘不要以为你同四凤同母你就忘了人伦天性’,彻底揭开了兄妹乱伦的残酷事实的时候,台下仍然是笑声阵阵。”

  可是,这样的剧情,以及叙事的编剧技法,在今天“多屏联播”的媒体环境中,却并不罕见了。在视频网站上欣赏各国影视剧的年轻观众,早已习惯情节更紧密复杂的美剧,对感官刺激的渴求变得更高,光有“乱伦”这样已被用烂了的“狗血”剧情,即使文学层面再精妙,观众也很难对剧情“叹为观止”了。

5条微博一发,立刻引发强烈反响。有人怒责年轻观众缺乏文化修养,亵渎经典。有人认为,观众之所以笑,应该从演员和剧本来找原因,也许是舞台僵化的表演、台词的语境都已经和时代有了“代沟”。两种观点交锋,各有各的道理,愈演愈烈,最后竟然演变成一场喧腾的大讨论。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戏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哄堂大笑,多媒体时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