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喜剧的庐山面目目是暗绿风趣,饶晓志先生

饶晓志:绅士喜剧的本质是黑色幽默

时间:2015年09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图片 1

饶晓志执导话剧《你好,疯子!》剧照 寇云暮/摄

  “淡未来,就是轻描淡写、云淡风轻的未来。”饶晓志说。由他执导的舞台剧《蠢蛋》日前作为2015北京市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的作品,登陆北京国话先锋剧场,该剧还将赴上海演出。这是他继《咸蛋》之后,创作的“淡未来”系列的第二部作品。作为活跃在戏剧舞台上的青年导演,饶晓志擅长用黑色幽默风格观照现实和人性,近年来创作了多部口碑和市场反响俱佳的作品,包括《你好,打劫!》《你好,疯子!》《东北往事》等。去年年底,凭借这一系列作品,他荣获了第九届中国话剧金狮奖最佳导演奖。

  系列作品就像衣柜收纳

  记者:为什么想到做《蠢蛋》这部戏?

  饶晓志:我年前去了一趟柏林,在柏林纪念犹太人的反战纪念馆里面,看到了当时德国法西斯迫害犹太人的照片,当时突然觉得,这段历史才过去70年而已。人类有犯蠢的时候,有些错误有可能会一再犯下去,我对人类不放心,所以想到做这部戏。

  记者:《蠢蛋》这部戏是你和其他三个人联合创作,这是一种怎样的创作方式?

  饶晓志:因为《蠢蛋》不是剧本先行的东西,包括《咸蛋》也一样,它是一个创意、概念先行的东西,所以我需要演员的发挥,身边人比如编剧的意见,跟我自己想到的结构和主题的融汇,它是一个集体构作的过程。所以实际上包括演员在内,大家都是编剧。

  记者:这样的创作方式,跟先有剧本再排演的方式,有什么不同?创作体验是否更加自由?

  饶晓志:不是说先有本子就不灵活不自由,对我来说创作永远都是自由的。我每一次排戏,还是希望所有的人,不管是演员、编剧还是舞美,都会有相应的改动和发挥,而且这种发挥是最有成效的。我的戏某种意义上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认为所有的戏都可以这么说。我们看到的一些好的演出,它都不会是一个人的功劳。

  记者:这几年你执导的戏剧多以系列作品的形式呈现,比如“你好”系列、“淡未来”系列。这是创作之初就设定的,还是顺理成章做下来的?

  饶晓志:我排《你好,打劫!》的时候,没有想过要做一个系列,但做完后,当我决定做“疯子”题材时,觉得可以作成一个系列。《咸蛋》和《蠢蛋》是有了“你好”系列的经验后,创作之初就规划好的“淡未来”系列,它们都是讲关于未来的一些事情,其实又在映照当下,既然它们之间有承载某种主题的统一性,作成一个系列是挺好的一件事儿。对我来说,“你好”系列和“淡未来”系列,是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就连演员的说话和表演形式都完全不一样。实际上就像分类一样,蓝色的归蓝色,绿色的归绿色。我喜欢归类,就像收拾衣柜,T恤衫归这边,裤子归那边,戏也可以这样收纳。比如《蠢蛋》其实也可以叫《愚人节》或者其他的剧名,但第一部既然叫《咸蛋》了,就刻意起了这个名字。

  皮兰德娄、王朔、贝克特的养分

  记者:绅士喜剧,这是你给自己作品的一个定义吗?这是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状态下提出来的?

  饶晓志:是2008年提出来的,绅士喜剧本身就是一个标签,它不是什么流派,戏剧也没有这样的分法。在当年那个鱼龙混杂的年代,为了生存,每个做戏剧的人都要出来立山头儿,当然都要打出自己的标签,绅士喜剧就成为一个标签,就像先锋戏剧、白领喜剧、社区喜剧一样。如果要解释这个概念,“绅士”这个词还是意味着某种品质或者品位。喜剧说到底是个壳儿,绅士喜剧是一种我擅长的黑色幽默喜剧的一个标签。

  记者:黑色幽默是你作品的一贯风格。为什么?

  饶晓志:我喜欢这种表达。就像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咸蛋》就是在日复一日的绝望里对生活的一种嬉皮笑脸的表达。这就是我喜欢的态度。我自己挺喜欢《咸蛋》这出戏的,喜欢这种开玩笑的方式,这种方式其实有悲天悯人的地方。

  记者:你喜欢哪些作家和作品?他们有没有潜移默化影响到你这种风格的形成?

  饶晓志:这个时代能够影响我们的人太多了。我真的没法说谁对我的风格造成了规范性的影响。皮兰德娄(意大利小说家、戏剧家)对我的影响比较大,我刚刚学戏剧时看他的戏剧作品,其实他对很多人影响都很大。王朔对我也有影响,高中时就读他的书,他玩世不恭的态度,可能某种程度上也是黑色幽默。孟京辉对我也有影响。最近这几年,爱尔兰剧作家贝克特对我影响比较深。这就是养分的问题,我们都在吸收各种各样的养分,最重要的是吸收后自己成长为一棵树,而不是复制成一棵树。

  10年对于市场来说还是太短

  记者:你有一个以你名字命名的戏剧工作室,这个团队是怎样的?

  饶晓志:我的工作室2008年成立,叫春天戏剧工作室。以我的名字命名是去年开始。成立工作室最主要的原因是保障自己作品的质量,因为有时候如果不是由我来管理作品的后续演出时,我发现可能会存在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这对我来说比较痛苦,所以我就希望成立一个工作室来管理。

  记者:作为青年导演,你怎么看待当下面临的市场环境?钱的问题,是民营剧团面临的主要困境,你有没有这个困境?

  饶晓志:我们没有,我们这批人都没有这个困境。我们10年前就开始做话剧了,2005年,还没有戏剧市场的时候,我们就是冲到这里面闯市场的人。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在这个市场里坚守着,而且做的作品不算差。做到现在,我不差投资。不差投资的概念,不是说我呼风就是雨,而是我不会为了投资去妥协。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在其他事情上,我可能做过行活儿,但在我所尊敬和热爱的戏剧事业上,我一个行活儿没做过。

  记者:从2005年到现在有10年了,在你眼中这10年来戏剧市场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饶晓志:观众群逐渐在扩大,当然有时候我也觉得市场不如以前了,观众也有流失。对于北京市场来说,有那么多的国有院团和民营剧团,大家都在市场上淘金,有那么多剧目在演出,观众有时候也不知道该看什么剧,而且赠票的现象也很严重,这些都会弱化和分流这个市场。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方式,在更多城市建立自己的市场,我仍然有信心。

  记者:这些信心来自于哪儿?

  饶晓志:我觉得我们只是需要成长,10年对于市场来说还是太短,我们需要去摸索。现在所有的戏剧制作人、营销团队,其实都是在摸索。比如孟京辉有20年的群众基础,他在市场上扎根很稳,“开心麻花”通过对社会的解读和对喜剧的追求,建立了它的观众群。对于我来说,我不考虑该怎么卖一部戏,这是制作人的事儿。做话剧对我来说就是表达,我没有别的欲望,就是要表达自己。如果我做话剧这样小投资的、挣钱少的艺术形式,都还不能表达我自己,我真的不要做这个行业了。(记者 高艳鸽)

棂   子:身在这个时代的麻醉和愤怒、无奈与反抗、希望与绝望经由此剧呐喊而出,撞击人心。

图片 2

02

图片 3

演出地点:

巫:相当喜欢,看似荒诞不经,看到最后突然联系到实际,针砭时弊,不能更喜欢。太多事情不是我们想不到,最可怕的是麻木。

图片 4

图片 5

作品简介:

饶晓志导演的三部戏剧作品将在大麦超剧场

图片 6

《蠢蛋》

观众的话:

你不可以错过这个剧!(这就是打劫。)

饿提线木偶:在没有观看此剧之前,或许我并没有如此深刻的意识到,我的生活,我的人生,甚至生命中那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其实都在被不同程度地遭受着一种打劫。有时候是我们打劫着别人,有时候则是我们在被人打劫。在这个互相打劫的过程中,我们成长,这或许就是现实的生活。

你若想懂什么叫痴狂,来饶晓志戏剧作品展吧。

大麦超剧场

2017年7月13日-16日 19:30

深蓝精神:2016.6.25,北京,国画先锋剧场。“如果发出声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别去照亮别人。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洋洋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看的时候想起了曼德拉的这段话,没想到后面真的出现了。

开启“饶有疯趣”戏剧作品展

图片 7

图片 8

《你好,疯子!》

活成不魔疯不——度态种一成

日照一人:我发现自己看剧太震撼太毛骨悚然的时候会淌眼泪......

故事简介:

03

N:多重矛盾的冲突,得意于在不寻常的人格分裂,在不寻常的精神病院,往往更可以去更深层次的思考人生本身的哲学问题,没有矫揉造作,没有刻意的去哗众取宠,一切都很自然。

2017年7月20日-23日19:30

“趣”你的燥热,非让你笑不停

观众的话:

图片 9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戏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绅士喜剧的庐山面目目是暗绿风趣,饶晓志先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