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着歌跟过去说再见

  原著小说里表达的是25岁左右的年轻人对待情感的态度,在改编过程中,李明泽要想办法加入自己的态度。“在我这种历尽沧桑的人看来,他们太年轻了,他们在恋爱中的悲伤,对我来说有点轻淡,所以我加了很多比较重的观点。”他借用了剧中其他角色的角度来诠释“我们这些大叔的态度”。他觉得这部舞台剧是“当下的一勺情感粗粮”。“在这个爱情过剩,人人或开始注重安全感舒适感,或耻于谈论爱的时候,这是一场把人的动物性本能拉回到精神层面的情感修行。这部剧旨在传达我们如何释然,对过去说再见。”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素芹

  25岁的女孩喜悦提着行李箱奔赴机场,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期待、紧张、兴奋,几个小时后,她将和男朋友见面,结束几年的异地之恋,但最终等来的却是分手的消息。喜悦一个人上路,开始了一场“被分手”后的旅行。由哲腾文化、青瓦青花联合出品的音乐剧场作品《分手旅行》,改编自作家自由激光的小说《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这个讲述年轻人的失恋、旅行、释怀的故事,格调文艺小清新,而演出的开始,饰演喜悦的歌手弦子拉着行李箱进入机场大厅,唱的歌正是小清新代言人——台湾歌手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

高志森是1995年张国荣版《夜半歌声》电影的剧本策划人之一,他介绍,新编音乐剧《夜半歌声》的剧本灵感,与张国荣版电影一样源自上世纪30年代的马徐维邦版电影《夜半歌声》。

  这只是这个舞台剧中的第一首歌,随着剧情进展,演员们将会给观众带来19首歌。《分手旅行》用“音乐×剧场”的形式,将音乐剧的元素融入到舞台剧表演当中,演员不仅要唱歌,还要跳大量的舞蹈。该剧将于9月4日至7日于北京国话先锋剧场上演,并于9月25日至28日登陆上海大剧院,随后开启全国巡演。

同样是IP改编,刘方祺执导的舞台剧口碑都很高,对此刘方祺坦言舞台剧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和观众的沟通方式不太一样,“舞台剧独特的魅力就是观众和演员在同一个空间里进行的灵魂交换。观众会在这个故事里面找到自己,而演员也会通过每场观众不一样的呼吸、热度,给予不一样的反应。”

  该剧导演李明泽来自台湾大开剧团,多年从事舞台剧及音乐剧的创作,性格开朗,风趣幽默。当初哲腾文化总经理傅若岩找到他,商量能否把小说《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改编成话剧时,看了小说后,发现它很不容易改成舞台剧,“文字很好,但完全是用第一人称讲述喜悦的心路历程,改成舞台剧难度非常高”。他举例:“比如小说里有句话,‘所有的爱情都像是抛物线,终究有落地的一天’。这怎么演?太抽象了。”

高志森透露,音乐剧《夜半歌声》会给大家营造一种惊悚气氛,“观众可能要有心理准备。”他更表示制造这种效果不一定要靠技术,“只要气氛营造得好, 不一定要很多投影。最好的舞台设计是引发观众想象,需要空间,而不是堆一大堆东西在上面。比如焦媛要在台上跳芭蕾舞,如果舞台都堆满了东西,她怎么跳?只能原地转了。”

  将一本厚厚的200多页的小说改成舞台剧,李明泽称过程“蛮有趣的”,“截取出我感兴趣的场景和情境,然后选择歌曲,把它们浓缩成一台舞台剧”。他选择了十几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这些歌用来呈现那些角色内心的细微面。”他说,“用文字讲述自己的悲伤,这是小说的表现方法,在舞台上一直这样讲,是强迫观众接受。如果我们用音乐来表达,观众一听就能引发共鸣,想起他生命中曾经有过的类似的情感遭遇”。

《解忧杂货店》话剧版

图片 1

《夜半歌声》的剧本故事脱胎于法国惊悚小说《剧院魅影》和1925年的美国电影《歌剧院幽灵》,中国电影史上相继四度搬上银幕,还翻拍成电视连续剧。

  因为剧中女主人公要到各个地方去旅行,所以场景变换很频繁。如何让多个场景能够在舞台上自由流畅地变化,剧组花了很多心思。“她一下子到候机室,一下子到机舱,一下子又要到别的地方,我们没有完全换景,是一种行云流水般的转换。在音乐中,在角色的移动中,下一个目的地就到了。”李明泽说。

昨天下午,话剧版《解忧杂货店》在广州举行媒体发布会,导演刘方祺讲解了该剧的亮点。话剧版跟电影版相比,最大的亮点在哪里?刘方祺表示,首先从剧情的还原度来分析,话剧几乎是把小说中所有的故事都做了呈现,对原著的还原度超过了90%。“在其他的版本里面,可能很多故事看不到,比如说像奥运选手的故事、喜欢甲壳虫乐队出逃的小朋友的故事,但是在话剧里面,你可以看到整本书里最完整的内容。”刘方祺说。

  于是他把自己的阅读笔记和意见回复给了傅若岩,称改编太难,缺少有戏剧冲突的事件和舞台剧可以表达出的情境,如果自己来做,就用概念唱片的做法,主题是分手或旅行,选择十几首歌,象征分手的每个阶段,将它们串接起来。“如果我这样子写,让他们觉得很麻烦:‘算了,不找他来导了。’”李明泽回忆当时自己没抱希望的心态。但没想到哲腾的回复是:“不错啊,很好,就照着这个方向做做看。”于是就有了这部音乐剧场作品《分手旅行》。

呈现原著中所有故事

  因为是音乐舞台剧,剧中演员的选择也力求能唱能跳,除了歌手弦子,另一位主演徐嘉苇参加过“快乐男生”,潘艺烁则是因参加《舞林争霸》被更多人认识,她同时也担任了该剧的编舞。史策、陈若熏、赵梓冲和彭梓桁等活跃在京城话剧舞台上的青年演员均加盟演出,在剧中,他们将一人分饰多角,根据剧情需要随时转换角色。

高志森透露,最早是李润祺发起排演音乐剧《夜半歌声》的想法,暗合自己多年的心愿,最后水到渠成,成为2018年春天实验剧团的新作重头戏。

  剧中的歌曲一共有19首,除了一首原创歌曲——由新生代音乐创作人金玟岐为此剧量身打造、弦子主唱的主题曲《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其他的多为观众非常熟悉的歌曲。李明泽告诉记者,这是一开始就做的决定。“如果都是原创歌曲的话,观众还要熟悉你的旋律,还要听懂你的歌词,那个距离就远了。”但选歌也是很有难度的工作,“旋律和歌词要符合每个戏剧情境”。

悬疑与温暖兼有

一人分饰两角,而且戏份吃重。焦媛表示,“这是我从来没有试过的挑战,而且两个角色性格非常极端。一个是很单纯的女神,对爱情有追求有渴望;另外一个是女人,因为太爱那个男人,后面变成了恨。”两个角色的感情线都是悲剧,也让她觉得“压抑”又挑战,“如果我把这个戏演好了,估计应该没有什么更难的了吧。”为了其中这个女神级的人物,她最近还在苦练芭蕾舞。

其中,最为观众熟知的还是1995年张国荣主演的《夜半歌声》。百老汇音乐剧《剧院魅影》2015年来华巡演,其中在广州连演40场一票难求,更是成为“现象级事件”。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戏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唱着歌跟过去说再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