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引争议,关注社会变迁的中国当代摄影最有

新闻来源:新华报业 据成都商报报道,如果用百度在网络上搜索“裸体京剧”几个字,可以查到约10万个网页,网页上的组照确实让初次见到的人不禁瞠目:京剧《三打白骨精》、《空城计》、《白蛇传》等,照片中的男女均为裸身,呈现出另类诡异的视觉效果。而关于这组走红网络的照片的来历,网友们纷纷传说:一是在北京上演过这样的裸体京剧;二是这组照片是北京某酒吧的壁画。孰真孰假?当记者近日在调查这组神秘照片的来历时,得到的标准答案给了众多猜测一记“耳光”:这是一组观念摄影作品。细看这组照片,不难发现照片的背景布置、演员的表演都相当用心,京剧行头精美、人物表情生动、构图充实:一个个男女浓墨重彩,神情或狰狞、或暧昧,动作或随意、或缠绵,以黑白照片的效果,勾画出一派光怪陆离的气氛。 在传播这组照片的同时,网友们不断冠以爆炸性的标题来彰显其异:《裸体京剧是发扬艺术?》《裸体京剧大揭秘!》《裸体京剧惊现北京酒吧》……而这组被集体冠名为“裸体京剧”的照片,引发的争议早已沸沸扬扬:“据说北京某酒吧有裸体京剧,看来这帮肆无忌惮的家伙无法无天了!强烈要求给予整治!”在这组照片在网上的流传中,绝大多数网友持的都是“亵渎论”,骂声一片;仅有极少数网友持“艺术论”,表示:“这也是艺术吧。”“这是游走在边缘的另类京剧。”还有网友是看热闹的,称其:“好看,有创意!”照片真相有人辟谣:这是观念摄影作品记者调查发现,最早出现这组照片的大概应该算是一个标题为《裸体京剧惊现北京酒吧!》的帖子,时间大概是今年的3月。该帖这样描述这些照片:“北京酒吧的开放程度令人咋舌———裸体上演三打白骨精,可别以为这是什么色情图片,这可是北京一家酒吧的壁画,据说上世纪90年代时就存在了。”帖子一出来,那组令人眼花缭乱的图片立即让网友惊叹并纷纷转载到各大网站和论坛,点击率颇高。有人甚至拿“裸体京剧”和日本成人色情公司制作的“裸体芭蕾”相提并论。 在争论蔓延时,也有网友站出来“辟谣”:这根本不是什么裸体京剧的演出!这是摄影家刘铮的一组观念摄影作品!之后,记者收集网上资料发现,这组作品确实是艺术摄影家刘铮的观念摄影作品《三界》,而且早在1996年就创作完成了!令人叹息的是,相对于“裸体京剧”的约10万个网页,搜索“三界刘铮”只能获得800来个网页———这组艺术作品,早已失去了其本来名字,背上了无数骂名。照片作者刘铮:这是我10年前的作品记者了解到,早在1998年,刘铮就携其作品《三界》、《国人》在台北举办过个展。2004年,这组作品也在北京的798工厂“百年印象画廊”展览过。记者致电“百年印象画廊”,其工作人员还很清楚地记得刘铮作品在两年前展览时引起的轰动。在摄影界,刘铮被称为是一个作品能引起争议的大师,但他为人非常低调。画廊随后帮记者联系上了经常出国工作、办展览的刘铮。电话中的刘铮对《三界》所遭遇的误解和争论显得很淡然,最后他通过电子邮件解答了记者的提问。 刘铮在邮件中回答:“《三界》是我10年前的作品了。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从不关心。对这部作品,我有自己的想法,别人怎样看待它是我不关心的。至于酒吧的壁画这件事,我也从不知道。”对于网络将这组艺术作品冠以“裸体京剧”的名义广为流传,刘铮认为:“这组照片虽然在中国只是在网络上被传播,但是从全世界当代艺术范围来看,它已经被全世界很多人所了解并广泛关注。所以,不能单以中国的网络传播渠道去认识它. 虽然刘铮没有对自己的作品给出具体的分析,但他在办个展时曾经对《三界》有过简略的自述:“最初我是要记录中国人的心灵状态,而后却成了我自身心灵的剖析,这是我未曾料到的。《三界》是在我拍摄《国人》中逐渐形成思路的。因为《国人》基于现实的创作,它具有相当的局限性,对于传达我本人的观念存在一些障碍。为了拍摄《国人》,我走遍了中国,在这个过程中我意识到有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着,它可以让我变得更加自由,这就是后来的《三界》,包括我以后的东西,它是一种更加自由的形式。不管形式如何变化,它都是传达我的想法和我生于中国的感触。

记者: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做过包括卡帕在内的很多纪实摄影师的展览。你是怎么看待私摄影的?中国很多摄影师在学习荒木经惟、南戈尔丁等人,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记者:为什么没有把艺术影像展放在当代艺术创作和市场更为火爆的北京?

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主任、知名出版评论家、摄影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曾经在2011年参加过连州摄影节,自从1999年第一次来到中国,他差不多在此后的15年间来中国40余趟,与中国摄影师交往颇多,对正在中国发生的一切都有着浓厚兴趣。他认为,与西方成熟规范的摄影市场相比,中国的摄影市场简直就是个娃娃市场,中国摄影作品走向欧美的主要障碍在于,很少有摄影写作、批评文章会被翻译成英文、法文等外语,而理解摄影作品则无法脱离这些背景介绍。

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与西方市场相比,中国的摄影市场简直就是个完全不成熟的娃娃市场,但是,正是这样的娃娃市场才是重要的、标准化的摄影艺博会在这里举办的重要意义。影像艺博会在上海举办非常有趣,因为,这可以创造一个有创造力的中国市场。

记者:本届摄影艺博会上似乎没有看到欧美画廊呈现西方最先锋的作品?

我作为一个博物馆的策展人,需要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去策划展览,因此没有太多关注摄影作品的市场,而且市场起伏不定,我也没有太注意拍卖市场的价格以及画廊的销售情况。我更有兴趣与充满创造力的摄影家直接交流,去了解他们想做什么,在充分理解之后再帮忙把他们的想法呈现出来。

记者:你觉得中国当代摄影界让世界认识自己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记者:作为一名策展人,你对当代摄影的发展走向有什么判断?中国与西方是不是走在了两个不同的方向上?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我想说,就像我在很多不同的国家旅行,这些不同的国家地区之间的摄影师总是有各自很强的地域性、本土性,有着不同的发展方向,我想真正的世界性的、国际化的艺术家,那是少而又少的。我发现,最有趣的摄影师其实也是表现各个地区不同文化的,具有本土特色的发展,中国的当代摄影中有关当代社会变迁发展这方面的作品就很有意思,现在也逐渐在世界各地摄影展上出现这类作品。

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北京确实已经被当代艺术包围了,但是摄影并不局限于当代艺术,从19世纪老照片到新闻摄影、建筑摄影都归入摄影的领域,很多摄影的拍卖其实也集中于这些领域。上海是个更影像的城市,我们要走一条更性感的、闪闪发光的道路。

记者:你对当代中国摄影颇有了解,在你看来,从你首次到访中国至今,中国摄影是否在进步?

编辑:文凌佳

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这是个很有趣的课题,一百年前,人们会说,图像太多了,它们存在于报纸、照片、海报中。现在有了社交媒体,人们被图像淹没,但我并不担忧。我年轻的学生们已经宣称他们不再需要打印的照片,未来的图像都将是数字化的,也全都是网络化的,打印照片会变成一件很古老的事情。新技术使年轻人为之疯狂,我的年轻的学生也会如此。我认为这将改变我们的态度,也许十年、十五年之后,我们对于摄影的认识会发生很大变化,同时我们分享照片和在网上体验图像的方式也会变化。我每年都接收一些新学生,在技术方面,我们互相学习,我从学生们身上学了很多,比如学习社交媒体、技术更新运用等等,直到我掌握的知识足以与他们做交流。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戏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京剧引争议,关注社会变迁的中国当代摄影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