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紫禁城成为真正的

  文物保护的目的是什么?曾经,我们把文物视为失去原初功能的历史遗存,文物保护是一项专业性、封闭性的工作。

  为此,故宫对文物展览定下了五个“必须”。必须要有相关出版物,也就是与展览相关的读物、图录;必须要有研讨会,总结出有关的学术成果;必须要有资讯,即数字技术的应用,例如讲解器、纪录片、APP等;必须要研发相关的文创产品;必须要有宣传计划。

  单霁翔透露,今年故宫还将设立“家具馆”。那些被堆放在仓库里的6200件明清家具将重见天日。故宫将把最大的“南大库”改造成家具展厅,结合情景式和仓储式的陈列形式,把紫檀木、黄花梨等精品家具呈现给公众。

图片 1故宫角楼

  在单霁翔看来,故宫更多空间的开放实际上是管理观念的解放,要尊重人民群众对于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让大家来关心故宫的空间、环境。为此,故宫建立了更新、更强大的安防系统,确保平安故宫;在服务管理上也加大改革力度,全网购票、每日限流、优化男女公厕比例、推动设立母婴室,一步步向“不排队的博物馆”迈进。

  单霁翔希望,故宫文物的生命力能一直延续,不但有灿烂的过去,还要有健康的现在,更要有有尊严的未来,在2020年故宫建成600周年的时候,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六百年。

  空间的开放,不仅让观众与更多文物亲密接触,文物本身也得到了比以往更规律和专业的养护。

 

  展呈方式变化,反映出故宫展陈水平和观念的升级。单霁翔说:“故宫那么多展览,我们要努力消除观众的‘博物馆疲劳’,关键就在于做出故事、做出情境,而这需要故宫博物院各文物保管部门与展览部的深度合作策展。”提到今年即将举办的砚台展,单霁翔介绍,要通过情景式的布展,让观众知道某个砚台是谁用的,背后有什么人物故事,并且立体地展现砚台的工艺。

  提到故宫,越来越多人不再只是说起气势磅礴的宫殿庙宇,转而开始谈论宫里的一草一木和“石渠宝笈”“千里江山”等展览中的珍奇异宝,还有不少人拿出一把“朕就是这样汉子”的折扇或是一块“冷宫”匾额的冰箱贴,更有人聊起故宫“守门人”单霁翔。故宫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它不只是一张国家的历史文化名片,更成为人们心中的一抹情怀。这样的变化,正是故宫博物院努力转变文物保护观念的结果。

  故宫,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建筑群,金瓦红墙上映射盛世辉煌的光芒;故宫,更是中国最大的古代文化艺术博物院,厅阁苑囿拥抱着琳琅满目的稀珍。

  怎么活?第一步就是扩大开放,从过去的“消极性看守”变为“积极性保护”。

  本版特开设“走进故宫”栏目,探索紫禁城宝藏,讲叙集无数“之最”于一身的故宫博物院的“现在进行时”。

  “文物展出来就健康了!原来堆在那里不通风、潮湿,现在我们每天通通风、掸掸尘,修一修、打打蜡……文物保护了,家具展出了,观众流连忘返,这不就积极了吗?”

  单霁翔希望,故宫文物的生命力能一直延续,不但有灿烂的过去,还要有健康的现在,更要有有尊严的未来,在2020年故宫建成600周年的时候,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六百年。

  (本文摄影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

  五个“必须”是多年来故宫管理者通过摸索、研究人们的生活与游览方式而总结出来的经验。如今,故宫的官方网站点击量排行全国博物馆网站第一,微博粉丝突破500万,文创产品多达一万种,与故宫相关的节目、游戏、APP纷纷上线并广受欢迎,这些都让住在宫中的文物走入寻常百姓家。

  在单霁翔看来,故宫更多空间的开放实际上是管理观念的解放,要尊重人民群众对于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让大家来关心故宫的空间、环境。为此,故宫建立了更新、更强大的安防系统,确保平安故宫;在服务管理上也加大改革力度,全网购票、每日限流、优化男女公厕比例、推动设立母婴室,一步步向“不排队的博物馆”迈进。

  展陈更加立体

  2015年,故宫首次开放了一段城墙。站在城墙上,72万平方米的故宫建筑群尽收眼底。城墙上的角楼也随之开放。角楼原是堆放24万块古代木质书版的仓库,一直处于锁闭状态,开放后,这些书版被计划迁移至太和殿两旁的廊房中展出,观众可以观赏,还可以使用复制品进行刷印体验。而在清空的角楼内,一部精美的VR影片还原角楼的营造过程,向观众讲述木结构古建是如何不靠钉子修建起来的。如此一来,可望而不可及的紫禁城城墙变成了人们领略恢弘皇城的绝佳去处,神秘的角楼则化身为两大体验式艺术展厅。

图片 2 故宫角楼 张 林摄

  除此之外,故宫今年还将对原有展览进行大调整。其中,武英殿的书画馆将迁至文华殿,陶瓷馆则从文华殿搬至武英殿,钟表馆则从奉先殿迁至具有西洋风格的延禧宫,珍宝馆则进行扩容升级,增设体现太上皇生活情趣的文物。通过迁址、扩容、再布展,文物与古建筑原有的功能相匹配,情境化地再现历史,真正做到让国宝会说话。

  2015年,故宫首次开放了一段城墙。站在城墙上,72万平方米的故宫建筑群尽收眼底。城墙上的角楼也随之开放。角楼原是堆放24万块古代木质书版的仓库,一直处于锁闭状态,开放后,这些书版被计划迁移至太和殿两旁的廊房中展出,观众可以观赏,还可以使用复制品进行刷印体验。而在清空的角楼内,一部精美的VR影片还原角楼的营造过程,向观众讲述木结构古建是如何不靠钉子修建起来的。如此一来,可望而不可及的紫禁城城墙变成了人们领略恢弘皇城的绝佳去处,神秘的角楼则化身为两大体验式艺术展厅。

  单霁翔透露,今年故宫还将设立“家具馆”。那些被堆放在仓库里的6200件明清家具将重见天日。故宫将把最大的“南大库”改造成家具展厅,结合情景式和仓储式的陈列形式,把紫檀木、黄花梨等精品家具呈现给公众。

  让文物活起来,不单单是扩大开放空间。去年,故宫迎来了1670万名游客。怎么让游客更好地感受到故宫文物的生命力,并不是一件易事。

 

  为此,故宫对文物展览定下了五个“必须”。必须要有相关出版物,也就是与展览相关的读物、图录;必须要有研讨会,总结出有关的学术成果;必须要有资讯,即数字技术的应用,例如讲解器、纪录片、APP等;必须要研发相关的文创产品;必须要有宣传计划。

  展陈更加立体

  “文物展出来就健康了!原来堆在那里不通风、潮湿,现在我们每天通通风、掸掸尘,修一修、打打蜡……文物保护了,家具展出了,观众流连忘返,这不就积极了吗?”

  五个“必须”是多年来故宫管理者通过摸索、研究人们的生活与游览方式而总结出来的经验。如今,故宫的官方网站点击量排行全国博物馆网站第一,微博粉丝突破500万,文创产品多达一万种,与故宫相关的节目、游戏、APP纷纷上线并广受欢迎,这些都让住在宫中的文物走入寻常百姓家。

  不少人一定会有这样的体会:过去,一进博物馆,海量的文物规规矩矩地铺排在陈列柜里,对于外行人来说,不知从何看起、如何取舍,更不了解展览背后的历史故事。这样,即使文物再古老再精美,游客观感也大打折扣。单霁翔认为,博物馆的展呈方式需要改变。

  空间的开放,不仅让观众与更多文物亲密接触,文物本身也得到了比以往更规律和专业的养护。

本文由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发布于艺术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让紫禁城成为真正的

相关阅读